黑客24小时在线接单网站

入侵网站,黑客接单,网站入侵,联系黑客,全球最大黑客组织

黑客黑客帝国之类作文-黑客黑客帝国之类作文的

本文目录一览:

关于《黑客帝国1》的读后感600字左右

关于《黑客帝国1》的观后感600字左右

也许在物质的世界里,我们无法随心所欲,但是在精神的世界里,我们可以成为上帝。只要相信。

从前我们真的以为天上有神,我们相信他,穷毕生之力侍奉他,并且相信在死后可以追随他。在这样的信仰中,神就真的存在。

不管科学如何发达,人都是感性的生物。真理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只有通过感知的解码,我们才能间接了解真理。物质世界是绝对真理的,也是人不能理解的,我们所说的看见,听见,其实是眼睛和耳朵提取的信息经过大脑的处理转化而成的感知性信息。难道我们可以认为狗和人闻到的气味是一样的吗?难道我们可以认为蝙蝠也和人类一样听吗?苍蝇的眼睛里的图像,会是人眼里的图像吗?同样的物质因为感知器官的不同以不同的方式解码。因为我们相信这种感知,所以它们是真的。

《黑客帝国1》的主旨就在这里。母体代替了我们固有的感官解码,而且因为我们相信它们,因此它们也就是真实的。一旦我们不再相信,它们就不再真实。吃下红色药丸,选择真相,尼奥走进真实的荒漠。原来的世界不再可信,一切在瞬间崩溃。

感觉并不真实存在,只是我们相信而已。相信自己痛苦,于是我们痛苦,相信自己幸福,于是自己幸福,相信憎恨,所以憎恨,相信爱,所以爱。在感觉的世界中,如果不相信,是不可能跳过万丈悬崖的。只是,相信本身是难以逾越的。尼奥第一次见先知时得到的答案其实是他自己的回答,直到死亡前,他都不是救世主。最后,屈尼蒂的话使他相信自己是救世主,这种相信才是尼奥成为救世主的直接原因。Believe thyself.

望采纳,谢谢。

发个关于黑客帝国1的文章

“不虞之誉与求全之毁”是金庸先生回应王朔的一篇文章名。今日影虫拿来为自己的这篇歪论冠名实有大不敬之嫌。并且,这句话中所流露出的中庸气息也似乎与影虫一贯的脾气秉性不符。中庸的文章写好了可以两不开罪甚至左右逢源,但砸锅了就两边不是人了,这道理影虫焉有不懂之理。但因[黑客帝国2]所引发的论战终于让我感到了极端思维的可怕。本来想趁热打铁将此文写出,却又实在缺乏“顶风作案”的勇气,这一拖就到了现在。 表明立场需要清晰明确的观点不假,然而任何理性的探讨一旦落入锱铢必较的陷阱就很容易滑向小丑骂街的领域。辩论变成了袒护、交流演变成攻讦,双方各说各话,谁在对方眼里都是最可悲的人,哪里还可能有半点收获。这次[黑客]论战让影虫回想起了上次周老大那篇编译、汇总他人的[星战]评论(注:文章并不是周老大所写的)所遭到的“星迷围攻战”。影虫并不是星战迷,对片子的了解也是泛泛,所以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 但这次不同,[黑客帝国1]影虫不仅喜欢,而且非常欣赏导演的创新手法,对影片中所蕴涵的哲学思维和禅宗意识也是如痴如醉。和所有黑客迷一样,影虫对[黑客2]的期盼早已渗入到情感的最深处。但即便是这样,我对[黑客2]的评价仍然定位于“一部风格独特、并且赋有开创精神的优秀娱乐片”。 但是如今的很多黑客迷是不齿于将[黑客2]和娱乐片挂钩的。似乎一提娱乐二字就玷污了[黑客2]高贵的身价,就贬低了[黑客]的成就。这种理解存在两个误区:一、娱乐片绝非是低劣弱智的代名词,就好比很多动画片根本不适合孩子观看一样,娱乐片完全可以,并且能够具有超过艺术片的思想深度。二、[黑客2]影片杂糅了很多不同领域的文化,并将之融合在一个新颖的故事框架里。它哲学与禅学的思考意识发源自东西方不同的文化土壤,但这一切都与故事本身保持了最佳的混合比。一方面,思想抬高了娱乐的身价,让故事具有了多重思辨的可能;另一方面,娱乐又稀释了思想的晦涩,让不喜欢深挖细究的观众同样可以看的饶有趣味。 这种平衡是[黑客]影片第一集成功的法宝,不过最有意思的是,这种独特的风格却成为了将[黑客]迷分化成为“感受派”与“理解派”的罪魁祸首。 所谓“理解派”就是那些对[黑客]隐含在故事以下的任何一丁点信息都不放过的朋友。大到影片中场景的设置,小到人物的某一句对白甚至某一个举动直至细微到一个饰物的出现与消失等,都可以吸引“理解派”皓首穷精的去找到存在的原因和必然产生的价值。这情形犹如“大话迷”们可以清楚的记得白晶晶同学在第几个场景里的月亮是方形的?而这方形的月亮又可以隐喻时间穿梭云云。 影虫不是说这样的研究毫无价值,[黑客]的原创者肯定是受到了传统哲学与东方禅学的影响。而他们力求在影片中表达这种思想的欲望也非常强烈。透过故事本身适当的做思想的溯源工作对理解影片是十分必要的,这也是一个影迷素质的体现。但这样的探究工作一旦失控就很容易受到虚幻成就的蛊惑而陷入不自知的自我陶醉。理解对欣赏一部作品而言固然重要,但它不是唯一正确的渠道。 好比我们十分佩服那些品评洋酒的高手可以仅凭看、嗅、尝就能准确判定出酒的类型、品牌、年代、质地、甚至葡萄原产地来。不过对于绝大多数的饮者而言,这种技术并不具有实用价值。酒最大的价值不是让品者去分析然后打分。它的终极价值其实很简单,就是让饮者产生生理上的愉悦,让酒的美味和酒精的刺激同时作用于舌苔和大脑,并共同催动饮者的情感。从这个方面来看,一杯XO和一杯二锅头并无本质上的区别,只不过我们太聪明了,夸大了这种分别。影虫猜测,最聪明的人其实都不懂喝酒,因为他们都太清醒、太理智了。不敢让酒精轻易的麻醉自己的大脑,至多只敢凭借敏锐的味觉品尝一口酒的美味,去做一名一流的品酒师足以。 同理,电影也不是单为分析和探讨而存在的。将电影的每一个部分都肢解开并拿到显微镜下做切片分析好像很专业,但这样就无疑是杀死了一个鲜活的生命,让艺术沦落为方程式的标准答案,而我们也只是在做一件类似于验尸官的工作,所得永远小于所失。 与“理解派”截然不同的是,“感受派”对于[黑客]最无法容忍的恰恰是它的思想性。他们对人物间喋喋不休的说辞和云山雾罩的对白气的冒火。感觉这不仅阻碍了影片的节奏甚至让整部作品变的荒谬可笑。以往的好莱坞作品的确不会在任何一部以娱乐为导向的作品里“强加”这么深厚的思想。因为它的目标观众多数属于中学生,太过深奥的作品会让其望而却步的。但[黑客]不是这样的影片,换句话说,它决不甘心于做一部传统意义上的娱乐片。它要开创一种风格,不仅是技术上的,而且连同骨子里的叙事方式也一同颠覆掉,这就让很多朋友无所适从了。因为眩目的特效好消化,深邃的思想却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理解并豁然贯通的。影虫就有一个朋友坦言看了三遍[黑客1]还是不明白。这里面有个思维定势的因素,如:不习惯影片故事那强烈的唯心主义倾向。但最根本的原因我想是我们都低估了娱乐片的厚度,仍然沿用以往好莱坞作品的智商指数去看待[黑客2],当然就不够用了。 用纯感官刺激的标准去衡量娱乐片的良莠很象是以貌取人。我不管你的内涵如何,只要看着顺眼就成。这么对待一部影片固然不失为一种态度,而且说心里话,绝大多数的影视作品都不具有劳烦智力的潜力。只要催动情感,让心绪伴随人物、剧情一同起伏荡漾,最后在精神上得到属于自己的愉悦就足够了。但当面对一部真的有思想深度的作品时,任何感情用事的谩骂都是荒唐可笑的。因为这只能反衬出观者的懒惰和浅薄。 [黑客2]相比较第一集而言,无论是思想的深度还是广度都做了较大幅度的提升。对导演这种手法的成功与否影虫持保留意见,但若就此批判[黑客2]是一部垃圾片实在是有失公允,甚至显得有些可笑了。抛开思想部分不谈,单看影片的娱乐部分也是出类拔萃的。[黑客]不是象很多批判者所说的那样在做无聊的抄袭组合。相反,它借鉴不同优势文化并改造成自己风格的技术相当精湛。对这一点漠视不理而硬要将影片打入烂片之列的朋友我感觉实在是意气用事。更让影虫不解的是,平时我们批判好莱坞弱智作品侮人智慧,为何一部可以发挥我们分析力潜能的作品真正问世后,我们反而要当其是怪胎而恨不能立刻将其一把掐死而后快呢? 说句心里话,影虫真的不希望[黑客帝国]系列片变成另外一个宗教式的图腾。(如:星战系列)因为那样就将更多的观众阻隔在了外面。只有超级崇拜者才会喜欢、才会理解的[黑客]想来不是导演所追求的境界。由少数崇拜者馈赠的“不虞之誉”除了聊以自慰以外真的无甚价值。影虫也希望那些对[黑客2]动辄破口大骂的朋友可以尝试放下因欣赏习惯而导致的骄横。“求全之毁”不是个性的体现,作为一个影迷,承认自己对一个领域的无知并不可耻,相反,死搂着无知者无畏的姿态四处放炮才显得尤为可笑。 参考:

跪求《黑客帝国》第一部、第二部、第三部观后感~要求将这三部影片融入到一篇观后感中,字数不少于两千字。

一口气看完《黑客帝国》三部曲,让我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本书,这本书叫《苏菲的世界》,在书中苏菲遇上了一位哲学老师艾伯特,苏菲随着艾伯特学习了从古自今所有重要的哲学家,终有一天,她意识到自己生活在一个虚构的世界,于是她跟着艾伯特逃离了书本,也就是逃离了作者的虚构。当时我就产生了奇异的感觉,如果我自己也是生活在一个被人虚构的世界呢,那么所有一切都不是自己想做的,而是迫不得已的,更确切的是任人摆布的。如果自己的世界的虚假的,那么周围人的世界也是虚假的,人类的历史也是虚假的,那么真实在哪里呢?

同时也会想起另一部美国电影,彼得威尔的《楚门的世界》,楚门从小到大生活在一个人造摄影棚中,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他所设,连女朋友都是,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不对劲,就好像电脑系统的漏洞一样。人类具有崇尚自由和揭露真相的天性,因此楚门也像苏菲那样逃出了那个虚假的世界。

但是这两个例子不能完全概括《黑客帝国》中所讲述的真实与虚无的关系。《黑客帝国》所要讲的东西也不仅限于此。

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说,存在不等于活着。动植物也活着,它们虽然存在,但并不需要思考存在的意义。人是唯一意识到自己存在的生物。一个东西只是在己(in itself)而人类却是为己(for itself)。他还说,人的存在比任何其他事情都重要。我存在的这个事实比我是谁要更加重要。

海德格尔也指出生存问题总是通过生存活动本身来澄清的。人的本质乃是为了替这个在者保管在的真理而消耗。存在主义者人的存在必定就有人的意义,然而意义并不固定不变,意义随着此时此地的变化而改变。而虚无主义者则否定人的存在具有意义。

另一位存在主义哲学家加缪在《西西弗的神话》中阐述的是,西西弗受到惩罚,每天重复的要把同一块石头推到山顶,尽管这样的存在是荒诞的,但是他是幸福的。因为他不用去考虑的生存的意义,他的任务就是推石头。

《黑客帝国》就是在一定意义上说明了无论人生存于一个多么荒诞或者虚无的世界,他的存在都是有意义的,在某种意义之中,如果有一些必须的事情去做,那么他是幸福的。

观众在看《黑客帝国》的时候,觉得一开始难以接受,我自己就先楞了一会儿,第一遍的时候根本没看懂,不过随着好奇变为一定要深入了解华卓斯基兄弟在描述一件什么事情的强烈的透视欲之后,我又坐下来看了三遍,我的意思是三部曲各看了三遍,我看着这个故事、不断的在展开、持续,然后自我解析,像这样的过程可以带给我更丰富、更深入的意义。这也是我们原有的架构,也是我们在第二集都同意的一些基础,其一就是要尼欧继续在母体王国中学习,而有更新更拓展的认知,他已经知道了有祭师的存在,并且代表一中女性,还有造物主,代表了较为雄性、理性与数理的方式,还有那个法国人,他拥有不可思议的,快乐的能力,一种糜烂的快乐能力,这个不断演进的母体,这些强调的因素在于母体就是三大界之一,这三界依然是分裂的,是分崩离析的。

尼欧一开始只是个真实的躯壳,后来变成瞎子,现在他看得见世界的光,他的确面对一个有光与能量的世界,在《黑客帝国》三部曲中,记得金色的光芒永远是心灵的象征,所以,他开始看到这个世界,一个光芒与能量的世界,他必须成为世界的光芒,而史密斯,某种意义上来说代表已疏远的灵魂,史密斯用他的方法来撕裂与破坏,但他是属于邪恶的一方,而尼欧最后得投降,让史密斯进入他体内,然后尼欧进入史密斯,最后影片呈现给我们的

便是融合的画面。

在最后的二十分钟是最不能错过的,他们从躯壳的世界转换成蓝色,尼欧是瞎的,他看不到,他们向你显示,性灵的、光亮的世界,当他与之结合之时,就可拯救这些区域,这些处于战争中的区域,如过你朝这方向看,影片开始就是如此,我认为这是非常防御性的解释,然后你再回头看所有三部曲,你会发现这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它变成很有特色,突然间,这些事物,从法国人到祭师说的,“你看看?我是电脑程式,是机器来的” 你会目瞪口呆的说:“哇”,起初,这很惊讶,但它变成整体的一部分,而且紧密连接。

从创世大爆炸,到每一个母体的开始,在我们的文明中并没有这种现象,无论是美国文明还是世界文明史,要将《黑客帝国》三部曲作为一个完整的系列加以阅读或观看、诠释,这三部曲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每一部分都在对我们透露其他部分的内涵。

共有三界:身、心、灵。就是锡安、母体与机器三界,三大王国都持续的在改变与演进,我们很快就可以看到这类的演进,是以一种非常快的速度在进行。

若机器真正是在中心,若机器真正是纯洁的灵魂,那么是人类的堕落与虚荣,使机器因而转变,是人类造成的,不是机器造成的;当你否定灵魂,当你远离灵魂,当你对抗它,拒绝它,它就会像地狱之火一样出现,换句话说,它会像恶魔般想要毁灭你,换句话说,只要你对它友善,机器便会停止攻击,因为他们就像不再是受到上帝的爱拒绝的,或是被灵性拒绝,或是被灵性排挤,所以史密斯与尼欧融合为一,成为物质与反物质的共同体,机器停止攻击,光芒开始笼罩三界,

《黑客帝国》里的精神层次:华卓斯基兄弟是综合东方、西方、北方与南方的精神,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犹太哲学,可以看到禅学,还可以看到诸如此类的道家哲学,基督徒有个神秘论调:地狱是被上帝之爱拒绝的火焰。

真理回到根源,它没有回到世界,他真正的回到万物之源的基础,我相信他与崔妮蒂都是,母体正在转变,而机器世界恢复光明,照耀锡安,他们被整合,不再分开,不再处于战争中,最后的信念,但我总是相信,总是相信。

诚如各位所知的,这世上有两个非常普通,却有不同形式的,心灵解放教派,一个是释迦牟尼佛祖,另一个就是耶稣基督,耶稣基督的形态是神人合一,而其他人被拯救,但并没有得到光或性灵,然而在佛教传统或西方的秘教,包括神秘的基督教,每个人都有性灵,而且可被解放。

华卓斯基兄弟做的电影代表什么,在于他们将其他的变化做得很民主化,如果他们继续做下去,让每个人都拥有性灵,就像尼欧与崔妮蒂,这两兄弟有点像在玩弄这个观点,并将未来的观点留给观众,但在这部电影中有点像救世主留下的伏笔,当他们融合之后再拯救这个世界,让他们变得完整、痊愈,留下一部分的伏笔——救世主是民主化的,套入爱默生深奥的说法:“每个人深入的挖掘他或她的灵魂。”建立其独特的关系,与比他们更大的事物,尤其是拥抱爱的信念者建立其关联,这是在自然之中,这是在历史之中。

华卓斯基兄弟真的想收录一种丰富的哲学、心灵,社会,政治的论述,在这与众不同的故事中,这是令人敬佩的,视觉的刺激,那是突破性的,一种荧幕的呈现,这是一个伟大的作品,你可以从千百个角度和千百个方向来阅读,更好的是华卓斯基兄弟没在舆论上说出他们的解释,因为他们希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释,另一件事是你也可以从动作片的角度来看,上千万的人看过也很欣赏,即使只是单纯的享受,欣赏艺术的乐趣也行,最好的是,你可以愈看愈深入,当我们谈论到海德格和奥义书及叔本华和柏拉图,爱默生,各位想想?华卓斯基兄弟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因为他们了解这东西,一个如此大成本的电影,绝对是稀有的,他们是在宣扬艺术,而不仅仅是票房。

曾有人说过:“这是一种现象,这不愧为不朽之作。”让我用爱默生的名言作为注解,爱默生说:“历史只是无稽之谈,倘若它与我自己的存在与转变无关”。换句话说,历史是自我的故事,而你说的就是教化,我相信我们有看到还有就是一种平等化,当人变成神,让神变成人类,而且不造成混乱,但失去神力之后,就只是一个平凡的他,一个落入凡间的神,那就是我们在这部影片里看到的,我要拿你跟我在一开始就指出的事,作为结论,我要大声的对影评家说:“ 不去了解整个三部曲,你就无法了解《黑客帝国》,他们在最后的二十分钟有许多的关键,我的意思是,谁会想到,机器是光的产物?“如果你能像我一样看到他们就知道他们是光做的”。

这部戏变成高竿的棋赛,不像一般善恶对决这类“好人/坏人”等无聊的东西,一般的电影大都如此,我想从哲学的层面来说,如果我们看威廉·詹姆士的著作《信仰的意志》,他的论述正好呼应克里佛的《信仰的道德》,我们就会发现信仰的中心,是一些状态,是在这些状态下,该信仰哪个,该相信什么,信仰的意义何在,就是在那种哲学的层次上,但却是以后现代主义的形式来表现,而且又兼具荷马的风格类型,从维吉尔、亚历山大波普到可斯卡山扎基1938年的《奥德赛》,我们开始在电影艺术里体察到政治美学,生存的价值,与心灵的复杂性。

我认为这部影片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代表性的电影之一,所谓的力作,都是呈现出来的影象,这是批评,以某种方式来说是对一个主权的控诉,是非常不同与维吉尔的,但同时他也涉及到我们个体的生活与其意义,以及我们群体的生活与各种权利组织的关键,权势的结构,顺应与服从的形式等等,

历史之作,必将带来历史性的转变,华卓斯基兄弟哪怕就只是导演了这三部电影,也必将永载电影史。

黑客帝国1 观后感

"人不能脱离意识来观察物质世界,所以所谓的物质世界只是在我们意识中的真实世界的投影,他不可或缺,同时也并不重要。所以只要黑客帝国里的人类表现的是人类意识,那么他们的世界就是真实的。"

不认同楼上的,通过黑客帝国的电影,更进一步的说明了,人类意识中的世界与真实世界的偏差,通过对人类的脑部影响,可以让人类虚拟的体验一个世界,如果影响的不像电影中那么多,意识中的世界就和现实中的相差无几,不过无论影响多么细微,人类认识的世界始终是大脑加工过后的世界的虚拟映像,也就是说,仅仅通过我们的大脑我们无法真正的认识这个物质世界,只能无限的趋近.当然无限趋近在物理上是可以看作相等的.

我倒是觉得,黑客帝国这部电影,告诉大家,永远不要轻易相信自已的感觉,理性的思考,客观的分析我们身处的世界是大有必要的.

  • 评论列表:
  •  可难抹忆
     发布于 2022-09-26 10:01:19  回复该评论
  • 到每一个母体的开始,在我们的文明中并没有这种现象,无论是美国文明还是世界文明史,要将《黑客帝国》三部曲作为一个完整的系列加以阅读或观看、诠释,这三部曲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每一部分都在对我们透露其他部分的内涵。共有三界
  •  泪灼命轴
     发布于 2022-09-26 06:18:15  回复该评论
  • 艺术里体察到政治美学,生存的价值,与心灵的复杂性。我认为这部影片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代表性的电影之一,所谓的力作,都是呈现出来的影象,这是批评,以某种方式来说是对一个主权的控诉,是非常不同与维吉尔的,但同时他也涉及到我们个体的生活与其意义,以及我们群体的生活与各种权利组织的关键,权势的结构,顺应与服
  •  北槐謓念
     发布于 2022-09-26 16:01:23  回复该评论
  • ,他看不到,他们向你显示,性灵的、光亮的世界,当他与之结合之时,就可拯救这些区域,这些处于战争中的区域,如过你朝这方向看,影片开始就是如此,我认为这是非常防御性的解释,然后你再回头看所有三部曲,你会发现这是完全
  •  痴者玖橘
     发布于 2022-09-26 10:15:53  回复该评论
  • 务就是推石头。 《黑客帝国》就是在一定意义上说明了无论人生存于一个多么荒诞或者虚无的世界,他的存在都是有意义的,在某种意义之中,如果有一些必须的事情去做,那么他是幸福的。 观众在看《黑客帝国》的时候,觉得一开始难以接受
  •  颜于弥繁
     发布于 2022-09-26 12:09:54  回复该评论
  • 影片打入烂片之列的朋友我感觉实在是意气用事。更让影虫不解的是,平时我们批判好莱坞弱智作品侮人智慧,为何一部可以发挥我们分析力潜能的作品真正问世后,我们反而要当其是怪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